吝河山。

两忘烟水里。

置顶。

这儿的名字用陆惊。

可能是所爱太过冷门与也随手写原创的原因,这个号儿总是得不到太多肯定。
因此。
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
堆放杂乱,有字有文可能还会有画儿,非常低产且坑多而庞大难圆。
入坑预警。

不入也行,大家图个开心。

一个过于幼稚的小片段

#是半夜相约充会员梗没错了(。)

#默认同居

  一

  “诶龙哥龙哥龙哥龙哥——”朱一龙工作忙完后仍执意深夜回家这个未解之谜终于被开门后扑面而来(?)的白宇所解开了,他挂在朱一龙身上无尾熊一般拼死不撒手,又拼死不肯多说一句话。

  “……怎么了小白?”朱一龙费力的把行李放下来的同时还要注意不能一个不小心磕着对方,他在白宇可怜兮兮又带着三分期冀的目光中迷迷糊糊的思考了半晌,还是没能反应过来这只黏糊糊的猫儿究竟想问他要什么。

  “……龙哥——”白宇的声音更委屈了,但他仍旧拼命守住自己的最后底线,不在朱一龙企图萌混过关的眼神中溃堤失守。他咬咬牙,食指和拇指并在一起比了个一点点的量“那,就提示你一点点。”

  “再想不到今晚不准睡床上!”自以为一的北老师试图发挥自己的主家权利。

  “……好。”

  “今天是个好日子,”他脱口而出之后打住,“……差点儿唱出来。我是说,你还记得你拍的某一个广告吗。”

  “就,给某个app打的,情景很多的那个,你的视频主旨只有四个字的那个。”白宇比手画脚,却就是不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到底是什么app,朱一龙想了半天,终于把自己从工作中浸了一天的不灵光抽的差不多,然后他想到了那四个字。

  刷我的卡。

  奥他终于想起来了今天是某个东方国度的特殊国民节日,双十一。

  看着面前自己眼巴巴瞅着自己的人可怜又可爱的紧,他忍不住起了逗一逗的心思,用更加无辜又迷茫的眼神回望过去,“……真的不记得了呀。”

  秘技·眼神斩 击败敌方成功,白宇·败。

  “……”白宇有些垂头丧气,从他的身上扒拉下来,口中还委屈的紧的小声嘀咕“说好的‘刷我的卡’,广告拍的好好的,一实践起来就六亲不认,男人真是”

  话音未落被人从后搂住,对方低沉的声音带了笑意从耳畔传来,“不就是双十一了吗,我哪个卡的密码不是你我相爱的日子,还用得着我告诉?”

  白宇眨巴眨巴眼睛愣了两秒后突然笑开了“!龙哥!”

  “……所以你折腾半天只是为了给你的微博冲个会员?”朱一龙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洋洋得意的人。“充的还是我的账号?”

  “是啊是啊,双十一充会员半价,给你给我都一样,冲到就是赚到!龙哥你快去睡,我等你等到都睡了个觉醒来了,打会儿游戏再说。”白宇笑眯眯的把朱一龙往床上塞,自己也爬进去后准备打游戏。

  “那你别搞太晚。”朱一龙亲亲爱人额头,一天忙碌下来确实累的紧,他没过多久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等白宇又玩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有了点困意后准备睡觉,却又晃了晃脑袋突然抓过了手机。

  “我怎么这么蠢呢,一个赚到,两个不就双倍吗,大半夜冲会员一定不会被小宇宙发现的,对,对。还隔了一个多小时。”

  不管怎么说,和龙哥get同款最重要。——双十一最大收获半价会员到手的白宇同学如是想。

〖邢林〗一个陌生男人的来信

#灵感来源于茨威格《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有原文

    邢从连这个周末恰好没什么活可忙——逢着他生日,老局长还是十分勉强的给他放了两天假。他以悠闲的脚步踏着渐起的温柔黄昏,提着从往常那家大排档买来的几斤麻小和两瓶永川纯生,慢悠悠的踱回颜家巷六号。生日没什么特别的,反正没了任务外出的王朝,一个人反倒更加轻松惬意。
    左手从右边口袋里摸出钥匙,夹着分量不小的吃食好容易开了门,一只脚还没踏进去,便生生踩下了紧急刹车——深棕的地板上,一笺淡色的信封静静地躺着。他手忙脚乱的将啤酒袋子换作右手兜着,低下身子小心的捡起这封一看就是不久前从门缝里塞进来的信,轻轻的搁在了茶几上。
    等他舒舒服服的窝在沙发里,听着啤酒罐拉开发出噗的炸响后灌一口,这才拿起方才搁下的信。

    这封信很长,是陌生的笔迹——这年头以书信会面的方式本就少之又少,更何况笔迹的主人字迹工整,下笔含力而暗藏锋芒,这种漂亮的字,一看就不像他认识的人给他送来的一小份礼物。信抽出来有不算薄的一小沓,从头至尾草草翻过一遍,他轻轻皱了皱眉头——这封信,没有写收寄件人,也没有落款和任何能表明对方身份的自称。
    “有些奇怪,”他想着,犹豫之间又把信翻过来,终看向了第一行——
    “你,我亲爱的,我与素昧平生的你啊。”

    这应该是这封信的主人对他的称呼了,他想着,有着外籍血统的英俊男人挑了挑眉,看着这个既显陌生,又透着几不可察亲昵意味的称呼,顿了顿继续读了下去。

    “生日快乐。
    给你写这封信,是很久以前的打算,而最近才付诸行动的事。我想你或许能收到,或许不能收到——我不希望你在看见这封信后徒增烦恼,更不需要你看完之后在你的生活轨迹中徒添愧疚懊恼的情绪,——与你交谈本就是我迫切的私心,再将这些化为隐担寄托给你,便是不美了。
    这封信我给了一位十分可爱的卖花小姑娘,请她帮忙在一位有着漂亮绿色眸子的哥哥回家之前,将一封信小心的塞进他家的门口缝隙里,并且希望能托她送一份小小的礼物(如果这位可爱的小姑娘还能记得的话。)若是你收到了,说明我在这个时候许是不会在了,就请让我拙笔下的只言片语,陪你度过我能遥远的触碰到的最后一个生日吧。

    我不清楚你是否察觉到了从前在千万向你投来的注目中最隐晦深沉的一线,也太忐忑你这么温柔优秀的人对于这种不被认可而真切深沉偏执的感情是如何看待的。如此,我便从不敢再多看你一眼后,再将目光落于你身。那是多么需要勇气的一件事情!再一眼,我便克制不住了该如何是好?
    已经不记得是哪一刻,也不记得是哪一件事了,
    我认为,那一刻只不过是一个触发点罢了,我就已经全身心的,将心魂都捧奉与你无微不至的温柔美好中。
    我同朋友说过,你是个很甜的人,让人忍不住一口一口的品下去。

    我的朋友曾经问我,‘林顾问,你爱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 我笑着轻声回答他,‘是个很英俊的人。’ ‘诶,居然是英俊,我还以为你会有点别的什么形容词。’‘太俗了吗?’我反问他,‘是这样的,英俊是给所有人看的,但他的内在美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就可以了。’
  你看,即使我还没有得到你,隐藏你有多好的占有欲却是与生俱来的。

    我将这一切给予你,我亲爱的你,与我素昧平生,却依旧使我深深、深深爱了一辈子,直到生命终结之时仍满心惦念的你。
    我过去总是想,你这么好,你却不属于我——正因为你不属于我,我便只能被迫压下心中的万千倾慕渴盼,只能将它们融成眸心明亮期冀的一点。
    但在那些难熬的日子里,多少个午夜梦惊,我都下意识的抓住被褥一角,执拗地盯着床头的小束白玫瑰出神。那是我最喜欢,也最想表达出来的自信与勇气。
    我也在晦暗的夜色里出神奢想—我会想,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你怎么能不喜欢我?我命这么差,哪天一不小心就会死,哪天一不小心就永远不会第二次的出现在被你忽视的一隅目送里,你快爱上我啊,我怕一不小心就等不到那天。
    ——或许你也会遇见心仪的姑娘娶妻生子,为她一个人温柔笑着赚钱养家,为她一个人焦急皱眉呵斥不听话,为她一个人倾注毕生之爱,和我一样。
      原谅我,我无法想象如果这是一位男子,我该如何面对,我会悔,悔我为何没有抓住你,我会愤,愤我为何不让你看我一眼,我会怨,怨我自己,终老一生,却看不得心爱之人安宁和乐。
    ——但再若你我两不相识,永不相见,我便一个人带着对你的满腔爱与情意过完这一生,这样,也很好。
    都很好。

    得知声声(请允许我用这么带了点亲昵意味的称呼来形容他,这位永远明亮的人儿,你一定也不讨厌的吧?)死的那天,我刚收到前段日子费了不少心里弄来的演唱会门票,相信如此聪明的你,一定也看出了他的自杀真相。
    我就是那一刻起,动了给你写封信的念头。
    在夜深到看不见一颗星子的寂静里,给你写一封,收件人永远无法知道寄件人存在的一封信。
    声声那么勇敢的人,想必是不畏死的。这并非说我畏惧死亡这一人类或早或晚,但必然奔向的旅途终点,我只是,只是不舍——不舍在认识你和间接通过你所了解的人之前,我还有那么多个日日夜夜没有见过真正的旭日天光,不舍在你接下来的那么多个日日夜夜里,我再也无法窥见你的一点一滴,你的喜怒哀乐,我不求与你同担,也没有资格代替你担,我只是希望能近一点,再近一点的了解你,感知你。

    我写不下去了,我想。我是应该马上好好休息会儿的,也许我就能再撑一会儿。但我不想再那么做了,结束生命并不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这并非我对命运与生命的亵渎与不敬,只是这么长久的时日以来,我已经拖着我几欲破碎的身体,抗争了太久——现在还活着,只是爱你的那颗心在勉强续命呢,好好休息会,一直睡到下一段旅途的起点,也是一件轻松而愉悦的事情。
    但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有谁,又会有哪个陌生的人,会记得你的生日,并且在生日的当天会将你玄关旁的窗户格当做木架,悄悄地卡上三朵白玫瑰呢;会为你悄悄地放着给天下看,却又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烟花呢。
    我感激你,我爱你,且这两种感情绝未被我混为一谈。
    我爱你,生日快乐。
    再会。”

    但那两个字被人狠狠地划去了。

     “抱歉,永不再会。

                                                挚爱你的。”

    邢从连从信中抬起头来的时候还有些恍惚,天已经模模糊糊的暗下来了,他没有开灯,周围的一切都有些不清不楚,像轻柔的空气有形一般,将这间静悄悄的房间和外界隔绝开来。
    信纸上的字还能看清,只是有点模糊,一方面是因为天色已暗,另一方面,那张纸有点参差的皱,一小块一小块的圆形皱痕,将字迹晕出了三分柔软。
    他抬起头来的绿色眸内仍然可见几分晃神,在暗色里不言不语的坐了半晌。他想起偶尔在巷边擦肩而过的黑发青年明亮的眼睛;想起有时偶尔在某些现场附近发现低下身子轻声安慰开导小姑娘的温柔声音;想起某时会在小龙虾摊上偶尔给予一眼目光的人唇畔清朗柔软的笑;想起&,想起宋声声自杀现场一位咬着牙拒绝哭出的工作员;想起每个生日都会巧妙的卡在窗口的三朵玫瑰给木格留下的三条竖痕;想起节日时在头顶机缘巧合之下窥见的灿烂烟火。
    模糊的世界里,他从未存在,却一点一滴,尽是他。

    邢从连突然起身,将门打开来。
    他盯着地面,默然不语。
    一朵白色的玫瑰静静的躺在玄关一角,在地上呆了太久,可能是受凉了吧,已经枯萎了,外围的大多数花瓣都缩成了可怜的卷儿。
    它的中心却仍旧能在暗光里透出当初柔软而炽热的色彩来。
    悄无声息,却如白浪滔天,灌顶而来。

〖邢林〗一个陌生男人的来信

高亮——是个小片段预告!超能拖文手入坑预警!


 “  我将这一切给予你,我亲爱的你,与我素昧平生,却依旧使我深深、深深爱了一辈子,直到生命终结之时仍满心惦念的你啊!

  我过去总是想,你这么好,你却不属于我—正因为你不属于我,我便只能被迫压下心中的万千倾慕渴盼,只能将他们融成眸心明亮期冀的一点。

  但在那些难熬的日子里,多少个午夜梦惊,我都下意识的抓住被褥一角,执拗地盯着床头的小簇花儿,在晦暗的夜色里出神—我会想,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你怎么能不喜欢我?我命这么差,哪天一不小心就会死,哪天一不小心就永远不会第二次的出现在被你所忽视的一隅目送里—但若你我两不相识,永不相见—这样,也很好。

  很好。”


                                               ——你挚爱的


黑云乍破。

#夜巍,我也想巍夜但是我好像……做不到。
#这个可能不能很快很短完结了x我尽量码,拖稿严重预警!
[一]

在混沌初开之时,我便对许多事有了个模糊的看见印象。

我可以清晰的探知道那些怪物狰狞的嘶吼,和无尽的杀戮与混乱。每当这个时候,我便更想努力地去探知。

探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混沌之地被神以印镇压,我甚至无法动弹,遑论抽身而出,那些怪物太过愚昧低级,我不屑于同他们交谈,便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身侧的另一股力量上——同我相差无几,但比我更加强大。

后来封印被破,千万年积蓄的力量使我和他破印而出,而他比我出来的早,让我唤他。

“哥哥。”

[二]

“哥哥,你今天也要出去吗。”我沉默了半晌,抬起头来看着他。

“是,听话,哥哥很快就回来。”他低头对我一如往常温柔的笑笑,在我的发顶揉了两下,转身离开。

我静静的目送他走远,尔后乖顺平静的脸霎时沉了下来,一掌击在身侧的墙上。意料之中的,没有异能被激发的我,右掌鲜血淋漓。

我垂下眼睛,掩住眸底阴鸷,转身离开——哥哥每日都可能接到有幽畜等低贱生物作乱的消息,会抽空去海星执法,而我这个尚未觉醒异能的鬼王,就只有在地星等着他的份。

呵,真真是“生而无双。”

异能是要被激发的,而我并不清楚必须通过何种方法来觉醒,只能说是莽撞行事,一天天徒劳训练。哥哥的话总是该好好听着的,每日等他归来,便是我对自己残忍训练时最大的支持力了。

直到有一天,他消失了整整七天,在我惶恐不能自已之时,哥哥匆匆赶了回来,垂下眉目对我低声道歉。

我怎么会责怪与你呢,哥哥。你肯回来,便是对我最大的慰藉了。

他给了我一根“食物”。我从未见过如此小巧而精致的吃食,以幽畜为主食的我们,几乎称得上茹毛饮血,仅为了果腹只用的食物,又怎称得上美味?

他说这是糖。

我不清楚那是什么样的味道,只是我千万年来,都从未尝过这样的滋味,绵延不绝的温暖和欢喜,可以从口中那小小一点的糖,一直蜿蜒而至心底,让人拼了命的想让这种感觉多停留一会儿,再久一点,再热烈一些。

我便是在那时,开始爱上后来被称为“甜”的滋味罢。

但在往后的岁月里,无论品尝过再多的糖和点心,也寻不回当初那让我惊艳生生世世的甜了

——可能因为是我唯一的哥哥,我心尖之人所给予的,不仅仅是那糖上的一点甜,更是被关怀重视,被放在心上,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真实存在并将我放在心上后的那一点。

雀跃之甜。

黑云乍破[大概是个预告]

#快废了的文手的大坑预警
#文中原著与剧版同掺,因为原著基本体会不出来这一对邪教,所以应该只提框架线
#让我站一秒邪教先,都是感情线,没有车,别想了,结局待定
[一]
“我亲爱的哥哥,你看我一眼。”
[二]
“我不许你动他!”
[三]
“唤夜尊罢。”
“欲得光明,先尊黑夜。就算我被奉为他们的光,还是得听你的。”
他给我取名的时候,我记得一分不差。侧头对我轻轻的笑了笑,尔后沉思半晌,温柔开口。
山鬼为圣,温柔强大,是为明光。夜尊,则峙于他永不见底,从未释放过的黑暗。我一直以为这个名字代表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截然相反却仍旧不可分离,直到有一天,他和我说,他现在叫沈巍。
“你看啊,这个世间啊,山海相连,巍巍高山,延绵不绝,就像是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要不然你就叫做,沈--巍,怎么样?”他带着极尽缱绻的温柔语气和我低声开口转述那人的话时,眉眼间是我千万年来都未曾看到过的欢悦。
其实他学的不像,大荒山圣的语气端的是洒脱意气,但听着他温柔低沉的和我娓娓道来,我的心却被狠狠的扎了一椎,酸涩而苦不堪言。
很多年后我才知道,那是看着自己从混沌出开便奉为神明的心尖之人,在对他人百般崇敬与喜爱之时,所流露出来的极度嫉妒与不甘。

瞎几把乱画的效果「?」
长的还好。
第一批彩色书签「?」
指教。

风起骤狂,雨落疆场,自然乃为四季之长。


夜安。
今天的手写是在高铁上发的。
集训了十天终于可以回家了√
内心无比激动
话说画了这么久的素描觉得自己的手都黑了一度/望天
滤镜顺手,因为想和上一个一样嘛。

日出东方,月落乌江,星河
源于九重之上。

夜安。今天的手写√
我我我
阿燕已经忘记自己的微博密码了所以大家还不如直接关注lofter!
等我想起来了登上博客一定告诉你们/欲哭无泪
早点休息要是喜欢字烦请让我知道给我安慰谢谢!

何处闻歌,且载月色。

夜安。
今天好容易有纸了?不这是因为
我把自己正在集训用的平均2.6元一张的康颂素描纸拿来写字。
写的我的心在滴血。
不过要是有人喜欢也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