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érie.

Vole en éclat.

黑云乍破。

#夜巍,我也想巍夜但是我好像……做不到。
#这个可能不能很快很短完结了x我尽量码,拖稿严重预警!
[一]

在混沌初开之时,我便对许多事有了个模糊的看见印象。

我可以清晰的探知道那些怪物狰狞的嘶吼,和无尽的杀戮与混乱。每当这个时候,我便更想努力地去探知。

探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混沌之地被神以印镇压,我甚至无法动弹,遑论抽身而出,那些怪物太过愚昧低级,我不屑于同他们交谈,便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身侧的另一股力量上——同我相差无几,但比我更加强大。

后来封印被破,千万年积蓄的力量使我和他破印而出,而他比我出来的早,让我唤他。

“哥哥。”

[二]

“哥哥,你今天也要出去吗。”我沉默了半晌,抬起头来看着他。

“是,听话,哥哥很快就回来。”他低头对我一如往常温柔的笑笑,在我的发顶揉了两下,转身离开。

我静静的目送他走远,尔后乖顺平静的脸霎时沉了下来,一掌击在身侧的墙上。意料之中的,没有异能被激发的我,右掌鲜血淋漓。

我垂下眼睛,掩住眸底阴鸷,转身离开——哥哥每日都可能接到有幽畜等低贱生物作乱的消息,会抽空去海星执法,而我这个尚未觉醒异能的鬼王,就只有在地星等着他的份。

呵,真真是“生而无双。”

异能是要被激发的,而我并不清楚必须通过何种方法来觉醒,只能说是莽撞行事,一天天徒劳训练。哥哥的话总是该好好听着的,每日等他归来,便是我对自己残忍训练时最大的支持力了。

直到有一天,他消失了整整七天,在我惶恐不能自已之时,哥哥匆匆赶了回来,垂下眉目对我低声道歉。

我怎么会责怪与你呢,哥哥。你肯回来,便是对我最大的慰藉了。

他给了我一根“食物”。我从未见过如此小巧而精致的吃食,以幽畜为主食的我们,几乎称得上茹毛饮血,仅为了果腹只用的食物,又怎称得上美味?

他说这是糖。

我不清楚那是什么样的味道,只是我千万年来,都从未尝过这样的滋味,绵延不绝的温暖和欢喜,可以从口中那小小一点的糖,一直蜿蜒而至心底,让人拼了命的想让这种感觉多停留一会儿,再久一点,再热烈一些。

我便是在那时,开始爱上后来被称为“甜”的滋味罢。

但在往后的岁月里,无论品尝过再多的糖和点心,也寻不回当初那让我惊艳生生世世的甜了

——可能因为是我唯一的哥哥,我心尖之人所给予的,不仅仅是那糖上的一点甜,更是被关怀重视,被放在心上,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真实存在并将我放在心上后的那一点。

雀跃之甜。

黑云乍破[大概是个预告]

#快废了的文手的大坑预警
#文中原著与剧版同掺,因为原著基本体会不出来这一对邪教,所以应该只提框架线
#让我站一秒邪教先,都是感情线,没有车,别想了,结局待定
[一]
“我亲爱的哥哥,你看我一眼。”
[二]
“我不许你动他!”
[三]
“唤夜尊罢。”
“欲得光明,先尊黑夜。就算我被奉为他们的光,还是得听你的。”
他给我取名的时候,我记得一分不差。侧头对我轻轻的笑了笑,尔后沉思半晌,温柔开口。
山鬼为圣,温柔强大,是为明光。夜尊,则峙于他永不见底,从未释放过的黑暗。我一直以为这个名字代表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截然相反却仍旧不可分离,直到有一天,他和我说,他现在叫沈巍。
“你看啊,这个世间啊,山海相连,巍巍高山,延绵不绝,就像是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要不然你就叫做,沈--巍,怎么样?”他带着极尽缱绻的温柔语气和我低声开口转述那人的话时,眉眼间是我千万年来都未曾看到过的欢悦。
其实他学的不像,大荒山圣的语气端的是洒脱意气,但听着他温柔低沉的和我娓娓道来,我的心却被狠狠的扎了一椎,酸涩而苦不堪言。
很多年后我才知道,那是看着自己从混沌出开便奉为神明的心尖之人,在对他人百般崇敬与喜爱之时,所流露出来的极度嫉妒与不甘。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失踪人口悄悄打个卡——
语文考试摸了个鱼,回家尝试作图。
结果迷迷糊糊抠图不整齐:)
晚安——

瞎几把乱画的效果「?」
长的还好。
第一批彩色书签「?」
指教。

晚上摸黑拍的照。
像素极低见谅。
这两张都是临摹「?」
不过用来当明信片挺漂亮。

今天发日常。
其实也不算日常。学校里的活动促使两只咸鱼拼命写书签刻章。
所以什么字都没练(?)
后排圈一下老婆√
@凉实子
一妥妥的橡皮章大佬。

浊酒尽。
〔纵使此生千般纠葛,饮过一杯漫盏的酒,就此两隔。〕

@浮世清欢 给姑娘的手写。
这个颜色真的超级漂亮/托腮
好了这个尽被我写成了……
夜安。

风起骤狂,雨落疆场,自然乃为四季之长。


夜安。
今天的手写是在高铁上发的。
集训了十天终于可以回家了√
内心无比激动
话说画了这么久的素描觉得自己的手都黑了一度/望天
滤镜顺手,因为想和上一个一样嘛。

日出东方,月落乌江,星河
源于九重之上。

夜安。今天的手写√
我我我
阿燕已经忘记自己的微博密码了所以大家还不如直接关注lofter!
等我想起来了登上博客一定告诉你们/欲哭无泪
早点休息要是喜欢字烦请让我知道给我安慰谢谢!

何处闻歌,且载月色。

夜安。
今天好容易有纸了?不这是因为
我把自己正在集训用的平均2.6元一张的康颂素描纸拿来写字。
写的我的心在滴血。
不过要是有人喜欢也值了√